首 頁 機構設置 廉政時評 要聞報道 廉政文化 公益廣告 廉政視頻 監督曝光 辦事指南 網上辦事  
子網站: 桂平市  平南縣  港北區  港南區  覃塘區
你好,游客 【請登錄
站內搜索:
   首頁要聞報道
一名禁毒大隊長的不歸路
發布日期: 2019-11-22    來源: 廣西紀檢監察網    作者:    閱讀:

   “我什么都有了,還圖那么多做什么?”靖西市公安局禁毒大隊原大隊長黃毅在懺悔書中對當初的貪婪后悔不已。可惜,知道得太晚了。


  黃毅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1994年,當教師的黃毅順利通過基層民警公開招考,成為一名人民警察。2000年起,先后提拔擔任派出所副所長、所長、治安大隊教導員、禁毒大隊長。2019年2月,黃毅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被立案審查調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2019年6月,黃毅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從一名農家子弟一步步成長為黨員領導干部,曾經三次記個人三等功的“禁毒戰士”是怎樣走上不歸路的?


  欲望閘門因女色而打開


  黃毅2004年12月調回縣城擔任治安大隊教導員之前,一直在靖西縣公安局湖潤派出所工作。


  在鄉鎮工作,黃毅經常到湖潤鎮街上的銀湖飯店吃飯,一來二去就跟飯店里面的服務員、未婚女子蘇某某熟絡起來,不久與蘇某某發展成為情人關系。2003年,蘇某某為其產下一子。2007年,黃毅以自己名義,在靖西縣城為蘇某某母子買了一套房子。


  既要承擔自己家庭的開支,又要支付蘇某某母子撫養費,如果單單靠黃毅的那份工資,根本不夠。他開始尋思著多撈點“外快”。


  黃毅從湖潤派出所調到治安大隊后,一些砂石廠老板、需要炸藥的老板看中了他手中的權力,經常請他吃喝。黃毅也因此結識了縣城一家餐館的老板。該餐館老板對黃毅說,如果能拉人到他的餐館吃飯的話,就會給黃毅10%的提成。真是瞌睡遇到了枕頭,對黃毅來說求之不得,他和老板一拍即合,此后把宴請他的老板都推薦到該餐館。


  “有時候老板宴請一個晚上就有兩三桌,得到的提成相當可觀。”據黃毅交代,在2005年至2009年期間,他就從餐館老板那里獲得提成20多萬元,這些錢都斷斷續續送到了蘇某某手上。


  除了蘇某某,黃毅還有另一個情人農某某。


  農某某跟黃毅同村,是田東師范的同學,比黃毅小一屆,二人在校期間談過戀愛。


  2016年,黃毅為侄女考教師一事找到當時擔任教研員的農某某,讓她幫忙補習培訓。在你來我往中,二人戀情重新燃起,發展成情人關系。截止審查調查時,兩人還一直保持不正當性關系。


  道德是一個人安身立命的根本,黨員干部生活作風問題不是小事。事實表明,很多問題的發生發展都是從生活作風不檢點開始的。


  肆無忌憚截留特情經費


  黨員干部一迷戀色情,離清正廉潔就遠了。


  據黃毅交代,他多次收受靖西某錳業公司老板的過年紅包,收受吸毒人員梁某某四瓶劍南春和6000元現金。在2019年春節前,黃毅還收受了禁毒大隊兩個民警分別送給一箱劍南春白酒、一條藍龍香煙和兩瓶紅酒、一包茶葉。但是,這些“小恩小惠”在黃毅看來只是“毛毛雨”。


  隨著手中權力逐步增大,黃毅盯上了禁毒大隊特情經費這塊“肥肉”。


  所謂特情經費,是指如果有線人愿意提供涉毒情報,禁毒大隊會在破獲案件后支付給提供線索的人員相應的費用。特情經費的申請發放標準是,一般案件500元每起,重大案件2000元每起,辦案中查獲一塊完整的毒品就可以申報1萬元特情經費。有時為了年底任務需要,按照起訴人數來報銷特情費,起訴一人報銷1000、2000元不等。


  2014年7月,靖西縣公安局禁毒大隊申請到辦理廖某某非法持有毒品案件的特情費2萬元,黃毅從大隊內勤處將2萬元特情費領走,將其中1萬元交給特情人員,私自截留1萬元歸個人使用。


  2016年10月,黃毅從內勤處領走禁毒大隊申請到的辦理農某勇涉嫌運輸毒品案件的特情費8萬元,截留4萬元用于個人生活開支,余下4萬元長期存放家中直至案發。


  據黃毅交代,自2014年以來,他在查獲涉毒案件后,先后從報銷的12起案件特情人員經費中共計截留6萬元用于個人日常開支。


  包庇縱容,公權力變“生財路”


  黃毅在權力和金錢中迷失方向,失守底線,身為執法人員,本該用來打擊違法犯罪的公權力,被他當作一門賺錢的生意來運作。


  鄧某某,靖西籍吸毒人員。2013年底,鄧某某為了長期吸毒不被公安機關抓獲,通過中間人找到時任靖西縣公安局禁毒大隊大隊長黃毅請求關照。


  “如果想吸毒不被公安抓的話,每個月5號前交給我2萬元‘保護費’,還可以在靖西販賣一些零包的毒品。”黃毅對鄧某某說。鄧某某心甘情愿抱住了黃毅這把“保護傘”。


  自2014年5月至2015年5月,黃毅先后6次收受鄧某某所送的“保護費”共計11.5萬元。


  2014年5月31日,靖西縣禁毒大隊在楊某某家中抓獲一伙吸毒人員,鄧某某在其中。鄧某某等其他人員被治安處罰處理后予以釋放。


  楊某某是鄧某某的好友,鄧某某在釋放的當晚,就讓黃毅幫忙協調。


  后黃毅收下鄧某某送來的7萬元,對楊某某的妻子變更強制措施為監視居住后予以釋放。楊某某被批捕移送檢察院起訴后,黃毅再次毫不猶豫地收下鄧某某送的5萬元,并為楊某某導演了一出“立功”戲,幫助楊某某減輕處罰。


  可笑的是,鄧某某在勞心勞力幫助好友減刑的時候,卻沒有想到自己不久就會有牢獄之災。2015年,鄧某某因販毒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


  黃毅除了為吸毒、販毒分子開后門、當幫手,還利用手中職權和關系為走私人員打招呼。


  2018年12月,靖西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查獲一輛走私凍品的車輛。情婦農某某的弟弟受走私老板請托,找到黃毅幫忙疏通關系,放行被扣車輛。在黃毅的“關心過問”下,被扣押的車輛在第二天卸下凍品后即予以放行。為感謝黃毅在撈車過程中的幫助,農某某的弟弟送給黃毅現金2萬元,黃毅欣然接受。


  悔之已晚,世間永無“后悔藥”


  “我要認真學習,努力工作,做個維護祖國安全,打擊敵人,懲治罪犯,維護社會大局穩定,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忠誠的人民警察。”25歲的黃毅在穿上警服,戴上警帽的那一刻曾暗暗發誓要做個好警察。


  “我要時刻忠于黨,忠于祖國,忠于人民。”2000年6月,黃毅加入中國共產黨,在舉起右手向黨旗宣誓的時候曾暗下決心。


  然而,這些曾經的誓言和豪言壯語在其嚴重違紀違法的事實面前,顯得那么滑稽可笑。


  “我什么都有了,還圖那么多做什么?”黃毅在懺悔書中悔不當初。


  可惜悔之晚矣!世間永無“后悔藥”!


  【執紀者說】


  黃毅身為警務人員和黨員干部,理想信念喪失,生活腐化,執法犯法,徇私枉法,嚴重違背他當時的入警初心。廣大黨員干部要從黃毅嚴重違紀違法案件中汲取深刻教訓。堅定理想信念,樹立正確“三觀”,補足精神之“鈣”,擰緊人生“總開關”,筑牢拒腐防變思想道德防線。心懷紀律規矩意識,時刻繃緊紀律和規矩這根弦,牢記紀律和法律面前沒有特殊黨員干部,要帶頭嚴守黨紀法規,守住底線。要心存敬畏和戒懼,審慎對待手中的權力,自覺做到權為民所用,絕不能把人民賦予的手中的權力借以以權謀私。加強監督管理,規范權力運行,強化對主要負責人的權力監督力度,使權力始終置于組織和群眾的監督之下,防止權力失控、決策失誤和行為失范,規范權力運行。(百色市紀委監委 夏輝偉)

中共貴港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貴港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或鏡像
我要投稿 建議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桂ICP備12004630號 桂公網安備 45080202000102號
  

福建今日快三